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北京白癜风好的军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3 23:10:16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北京白癜风好的军医院,湖南怎么治好白癜风,嘉祥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,河北怎么治好白癜风,云浮白癜风医院,308治疗白癜风费用,牡丹江白癜风医院

原标题:大起大落的横店影视娱乐“五朵金花”

大起大落的横店影视娱乐“五朵金花”

头图为横漂电影《我是路人甲》的拍摄现场,来自视觉中国,未经授权请勿使用

新三板创新层中属于“广播、电视、电影和影视录音制作业”(行业代码R8630)的有15家,其中注册地为浙江东阳市横店的独占5家。虎嗅2016年7月曾介绍过“横店五朵金花”。

时隔一年,五家企业中有卖身的、有业绩下滑的、有营收涨三倍半的、有净利润涨三倍的……颇有“五光十色”之观感。新三板公司果然大起大落,不适合非专业人士投资!

业绩分化明显

2016年,来自横店的五家创新层娱乐公司业绩分化极其明显:

青雨传媒由于《猎场》、《如果可以这样爱》两部电视剧涉诉,2016年仅能确认老剧收入,营收暴跌89.9%;

元一传媒营收暴增351%,至3.07亿;

中广影视、顶峰影业波动幅度稍显温和,前者跌26.3%,后者增15.7%。

净利润走势也说明青雨传媒是最大的输家,2015盈利4640万、2016年巨亏6050万。元一传媒净利润同比增长91.8%。顶峰影业更猛,2016年净利润同比增长297%。

说了半天,为何不提新媒诚品?因为它已被万达影视收购,撤消挂牌了。

公开资料显示:新媒诚品成立于2012年5月;2015年11月挂牌新三板;2016年4月,增发融资7341万元、对应估值16.76亿;2016年上半年,营收4555万,同比下滑47.72%;净利润1199万,同比下滑40.78%。

2016年8月11日,新媒诚品与湖北台基股份(300046.SZ)签署《资产收购意向协议》,20天后解除。

2016年11月,新媒诚品终于卖身成功,成为万达影视的“盘中餐”。尹香今四年的创业生涯划上完满的金字句号。

即便是“塔尖儿”上的创新层企业也难以捉摸、无法预测。


青雨传媒“志气高”

青雨传媒是后起影视娱乐公司中的佼佼者,也是横店五朵金花的代表。

2009年,青雨传媒凭《潜伏》一炮而红,起点相当高。2011年开始实施全员持股,导演姜伟、演员罗海娟成为股东。2014年8月,孙红雷掏355.5万“入伙”。颇有早年华谊用股票“绑定”冯小刚、李冰冰等名导、名演员的意味。

2015年7月新三板挂牌后(代码832698),青雨传媒心气更高:重金购买剧本、独家投资拍摄、名导名演员担纲、一线卫视首播出,隐然是“准一线”影视制作机构的派头。

2016年,青雨传媒本有可能推出两部“年度大剧”——《猎场》、《如果可以这样爱》。前者由姜伟执导,胡歌、孙红雷、张嘉译等出演;后者网络同名小说改编的现代都市剧,由王雷执导,佟大为、刘诗诗、保剑锋等人联袂主演。2015年12月,青雨传媒将两部剧的独家首轮播映权签给了湖南卫视。

2016年4月,青雨传媒以湖南台未按约定付款为由,要求与其解除首轮播映权协议;5月10日,湖南台就解约起诉青雨传媒;6月2日,青雨传媒反诉湖南卫视。

相似的一幕亦发生在乐视网与青雨传媒之间。2015年7月1日,乐视网取得《猎场》网络独权并按约定进度支付款项。2016年3月16日,青雨传媒突然发函要求支付第三、第四笔。4月13日,青雨传媒单方面宣布解约。随后,青雨传媒亦被乐视网告上法庭。

业内人士认为,青雨传媒单方面与湖南卫视、乐视网解约很可能因背后有出价更高的买家。

2017年4月26日,青雨传媒与湖南卫视达成和解,《猎场》、《如果可以这样爱》独家首播权仍归湖南卫视。

早知今日何必当初,青雨传媒闹这一出,不仅耽误了两部剧的播出,破坏了与湖南卫视和乐视网的友好合作关系,更损害了自身的形象。

虎嗅2016年7月7日文提到青雨传媒曾向投资者承诺2014年、2015年、2016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500万、7150万和8937.5万元。2014年、2015年净利润分别为4068万和4643亿,连续两年没兑现承诺。

重压之下,青雨传媒心态失衡、“动作变形”,同时与卫视、网络交恶。最终,青雨传媒在2016年度亏损6049万元。

影视制作周期长、不确定性强,属高风险行业。一款汽车只要定了型,不管构造有多复杂,生产前就能确知其性能。影视作品拍摄前,没人知道最终会是什么样子。还有审查能否通过?观众是否喜欢?当初《人民的名义》找投资费了牛劲,因为别说会不会火,让不让播都是未知数。

青雨传媒资质、根基相当不错,它遇到的问题其它民营影视娱乐公司迟早也会遇到。

娱乐公司为何难捉摸?

影视娱乐公司的业务原本就充满不确定性,财务报表的编制方式让这些公司的业绩更加难以捉摸。

影视娱乐公司的营收主要来自版权销售及贴片广告,主要成本则是与拍摄相关的支出。

2016年,青雨传媒、顶峰影业、中广影视的营收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。

毛利润率与行业属性及对上下游的”议价能力“相关,上下波到几个百分点都是大事情。影视娱乐公司则不然,忽高忽低是常态。

娱乐公司毛利润率大起大落的原因与成本确认方式有关。

此类公司通常采取“计划收入比例法”:拍毕或购入后,将电视剧按成本入账,计为“库存商品”。然后基于“总收入预测”及本期取得收入结转成本。

比如一部剧花了6000万,预计收入1亿。假如年内取得收入7000万元,占预期收入的70%,则结转4200万成本(6000万X70%),毛利润为2800万元,毛利润率为40%。

假如把预计收入提高到1.4亿,则年内收入占总收入的50%,结转成本3000万,毛利润为4000万,毛利润率飙升到57%。

拍摄成本、实际收入完全相同,改变一下预期收入,毛利润率就可以波动17个百分点,可见“计划收入比例法”弹性之大。

出来混早晚要还的。收入预期偏高,成本没结转完收入就已归零时,就需要对财务数据进行修正。但什么时候修正有很大的“操作空间”。

例如2016财年,青雨传媒以《幸福请你等等我》、《奇葩一家亲》两部剧将难以继续产生收入为由,将两部剧未结转成本一次性从库存商品。反正2016年业绩很难看, 索性把“历史旧账”还掉,给2017年财报“减负”。

影视公司原本就是“靠天吃饭”,“计划收入比例法”加大了人为因素对毛利润的影响,业绩更加捉摸不定。

收入暴涨的元一传媒

在影视摄制中,“执行制片”负责剧组的组建、具体拍摄、资金管理及成本核算,角色相当于有限合伙公司中的普通合伙人(GP)。“非执行制片” 提供部分拍摄资金,按约定获得相应投资收益(包括版权),相当于有限合伙人(LP)。

很多时候,“非执行制片”图的不仅是投资收益而是入门的机会——以“联合摄制”身份参与,派出人员监督“钱怎么花”,顺道学学“怎么干活”。在监督别人拍戏的过程中学习怎么拍戏,同时积累各方面的人脉,为担任“执行制片”做铺垫。

近年,元一传媒担任“执行制片”的作品多了起来。2015年担任执行制片的有《我们这一代》、《我不是精英》、《浴火》、《废柴舅舅》等。

元一传媒还为剧组提供后期制作外包、广告植入、广告代理等服务。

别看七拼八凑,元一传媒却是五朵金花中业绩最好的。

值得注意的是,2016年元一传媒3.07亿营收中的2.92亿来自担任执行制片的《人间至味是清欢》,这部剧的相关收入占比高达95%。

截至2016年末,元一传媒员工总数为21名,行政、管理、商务人员占18名,制作及策划3名。

实际控制人何海先生(现年65岁),1983转业后进入贵州生产资料服务公司任政工科长、销售部经理等职,1994年内退。现任董事长周珍珍女士(现年66岁),当过16年护士、20年科员,于2005年退休,2016年10月接掌元一传媒。

从人员构成看,元一传媒更象一家商务公司,太不“文艺”了。

若非影视圈内人士,而且对标的公司知根知底,普通投资人最好不要介入。#珍爱财富,远离新三板#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屏山白癜风医院